人力资源
详细内容

字号:   

西行漫记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08-06-11 11:17

 

    即使同属东方,山水相连,印度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仍是一个谜一样的国度。
  许多第一次踏上印度土地的中国人,脑海中带来的往往是《流浪者》,或许还有甘地,泰戈尔(Calcutta即泰戈尔故乡),能跟得上“形势”的可能还知道印度“硅谷”(Bangalore)、《印度往事》,但从这里带走的记忆却各有不同。
  从加尔各答的机场出来已经过了午夜,这个孟加拉湾旁边的城市温度之高果然名不虚传,简直像一个蒸笼火炉,蚊虫还在耳边盘旋不已。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就不禁让我大开眼界。靠边的人行道上到处都是流浪者熟睡的身影,他们身上只裹着一席薄毯,而那往往是他们的全部家当。街上黑咕隆咚一片,路灯很少,路况极差。
  白天的情况比黑夜更糟。初步的印象是,路上人比较多,车比较多,摩托车挤在汽车缝隙中乱钻,车水马龙,人群川流,给人的感觉不是忙,而是脏乱。他们的穿着都很破旧,皮肤棕黑,汽车高音喇叭此起彼伏,很多汽车排气管还冒着乌蓝发黑的尾气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灰尘,当然还有明显的尾气味道,街道两边的房子倒几乎都是西式的,但外观基本都残破不堪。路两边门脸房上横七竖八,大小不一,色彩各异的英文和印第文广告提示着我们,这里是印度了。印象里一路上没有看到任何超过五层的高楼,更不用说作为大都市标志的现代摩天大楼什么的了。
  随处可见的乌鸦“啁喳”一声旋即飞过。加尔各答可是个充满智慧的城市,多少文人雅士的故乡。“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,可是我已经飞过。”我不知道泰戈尔在写下这句诗的时候,加尔各答的天空是否也和今天一样。如果加尔各答的天空在过去半个世纪里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,我有理由相信泰戈尔赞美的飞鸟是中国人极不喜欢的乌鸦,在这里他们霸占着加尔各答的天空,成群结队在城市上空飞翔,在天空中留下一处处污黑的印记。
  这里的公共汽车几乎都没有门,也没有看见明显的车站标志,车开的比较慢,人们可以随时上下,似乎都习惯了不等车停下来。公共汽车多数也没有玻璃窗,窗子是用横木条拦起来的,也许是因为这里天气比较热,车内又没有空调提供,玻璃窗反而显得累赘了。
  那些光着脚丫,拉着人力车时而奔跑时而侯客的车夫可是印度街头的一景。为了改善城市形象,加尔各答政府宣布取消人力车。不过我们此次前来,在偏僻的街道上或者夜深人静的午夜仍然依稀可见。就在这样的城市里,交通阻塞也是家常便饭。碰到堵车或红绿灯,我们的车一停下来,就有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穿着很脏乱的小孩敲车窗,叽里呱啦说半天,我们一句都听不懂,但从他们的表情和动作我们知道是要钱,要吃的。街上时常看见各种不同教派的教徒,额头画了黄色印记的印度教徒,戴着小帽的伊斯兰教徒,身披袈裟的佛教徒,甚至还有全身白衣的基督教修女,似乎这里是宗教汇合之地。
  无论你来印度时间的长短,对印度式的用摇头表示肯定一定过目不忘。印度式的摇头表示肯定、赞同的意思,似乎还有一点点洋洋自得。男士摇头的动作不那么明显,往往会简化成一次,这样看起来好象是歪头,但时间上要停顿一下。女士摇头的动作通常做得比较充分,头部要来回动二三下,颇有点像新疆舞蹈中类似的著名动作,如果加上尖尖的下巴,鲜艳的沙丽,间或秋波一轮,真想冲口而出“这才是印度”!
  在印度,如果与人约好见面,到约定时间客人不来,你会怎么办呢?刚来印度不久的,会虔诚地等在那里,直到天荒地老,黄花菜凉透。稍微有点经验的直接晚半小时到一小时到达,说不定还要再等对方一会,如果是“老印度”或者是印度人自己,则干脆先回家睡一觉或者到附近逛逛商场,请对方来了再打电话联系。
  印度人不守时是出了名的,这个我们深有体会。有“明日复明日”型的:今天说明天见、明天说下周见,耗个仨俩月也让你办不成一件事。大家总结出了一个方程组:5分钟=半小时;10分钟=1小时;1小时=1下午;明天=永远。比方说,如果对方说5分钟以后来,你可以从容地开始炒鸡蛋或者煮面条,等踏踏实实吃完了以后对方也差不多该来了。如果对方说等10分钟,你可以去打一场篮球;对方说1小时后你则整个下午都不必在家。如果对方说明天,可要小心了,明天之后总还有另一个明天。
  时间观念对于印度人,是舶来品(exotic)。印度朋友的解释是,有些情况下准时到达虽有困难,但为了不驳朋友的“面子”,先答应下来,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。生活的节奏在这里发生了时间上的全面“错位”。凡去政府部门办事的人都有这个经验:那里一天办公最有效、最容易找到人的时候是上午10点至11点这一个小时之间。印度政府按规定9点上班,但9点30分去找人还嫌太早,11点是喝茶的时候,所以最好是在此之前。
  词汇也许是印式英语中让人最头疼的部分了。印度人把很多印地语的词带到了英语里来。翻开一份印度餐的菜单,整整齐齐用英语字母拼出来的菜名aloo、paneer,如果没有下标注的英语解释,你根本无法知道它们原来是土豆和奶酪。数字表达方面,印地语的“十万”lac和“千万”crore也已堂而皇之地进入当地英语中。
  别以为只有中国人听有口音的英语有困难。据说英国前首相萨切尔夫人有一次到南亚来访问,当被访国总理用英语发表完讲话以后,萨切尔夫人低声问在座的英国大使:“他刚才讲的是什么?”

所属类别: 员工心声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